试用体验智慧养老系统

找养老机构有哪些平台,农村养老机构信息平台

试用体验智慧养老系统

  农村养老机构信息平台,找养老机构有哪些平台

近年来,我国农村养老服务事业取得积极进展,为“十四五”时期进一步完善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奠定了基础。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老龄化程度加深,我国农村养老服务事业发展还面临一系列挑战,完善农村养老服务体系需准确把握这些挑战,解决好建设农村养老服务体系的重点任务,推动完善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工作不断发展。

  一、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取得积极进展

  近年来,我国把农村养老服务发展纳入乡村振兴战略进行统筹谋划,持续加大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投入,养老服务扶持政策、财政资金和资源进一步向农村倾斜,各方面发展均取得显著成效。养老服务制度体系基本成型、养老设施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农村养老服务模式不断创新、养老服务队伍建设得到加强、养老服务市场活力得到有效激发,基本形成了以家庭养老为基本方式,以特殊困难老年人为服务保障重点,以互助养老服务为创新方向,面向全体农村老年人不断拓展服务的农村养老服务发展格局。

农村养老机构信息平台,找养老机构有哪些平台

  (一)养老服务制度体系基本成型

  我国初步确立了以法律法规为统领、以政策文件为主体、以专项标准为支撑的养老服务制度体系,涵盖养老服务市场、老年人社会保障、老年人福利补贴、医养结合、老年人权益保障等多个领域。一是法律法规更加健全。全国人大常委会分别于2015年和2018年先后两次对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进行修订,对涉及养老服务的内容进行补充和完善,多个地区将独生子女护理假纳入地方性法规。以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为统领,包括有关法律、法规、规章等在内的法治体系更加健全,为农村养老服务发展提供了良好法治保障和支撑。二是政策体系更加健全。近年来,国务院和相关部门先后出台涵盖社会保障、福利补贴、权益保障、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养老服务市场发展等领域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综合性政策近百项,仅“十三五”期间就出台30余项,包括制定实施“十三五”全国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专项规划,及各相关部门围绕扶持养老服务发展出台的一系列配套政策和实施细则等,有力推进了农村养老服务体系建设。

  (二)养老设施建设取得重要进展

  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持续加大农村养老服务设施建设与改造资金投入力度,农村养老设施更加完善。一是民政部和财政部自2016年以来先后分五批确定203个市(区、州)为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地区,投入50亿元中央财政资金,重点支持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二是中央财政每年安排福利彩票公益金用于支持社区福利和养老服务设施、农村五保户供养设施、光荣院等设施设备更新改造,2016至2018年共计安排资金41.1亿元。三是社会服务兜底工程稳步推进,重点支持面向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的养护院、医养结合养老设施、荣誉军人休养院、光荣院、特困人员供养服务设施(敬老院)、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等建设,支持养老设施配置基本康复辅助器具(设备包)。截至2020年底,全国农村共有各类养老机构2万多家,可提供床位194万多张,超过90%的机构已经具备提供医养结合服务能力;农村互助幸福院、颐养之家等村级互助养老设施数量达到10.8万家;敬老院等特困人员供养服务设施改造提升成效突出,全国农村敬老院法人登记率从“十二五”期末的不到75%跃升至90%以上。

  (三)农村养老服务模式不断创新

  我国持续推进居家养老、社区和机构养老融合发展,以社区为平台,以养老服务类社会组织为载体,充分发挥社会工作者作用,持续创新亲友相助、邻里互助、志愿服务等模式。一是大力发展互助养老服务。一些地区积极探索创新“爱心超市”“时间银行”等互助养老模式,引导支持低龄农村老年人志愿服务高龄农村老年人,实现抱团养老。二是不断创新志愿服务模式。一些地区探索依托村(社区)两委,充分发挥养老服务类社会组织作用,强化资源整合,建立健全社区、社会工作者、志愿者多方联动机制,组建各种形式的志愿帮扶服务队伍,为农村老年人提供及时、高效的综合养老服务,切实解决其生活、生产困难。三是留守老人关爱机制更加健全。近年来,我国不断建立健全农村留守老年人关爱服务机制,面向独居、空巢、留守和高龄老年人的定期巡访制度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农村留守老年人信息管理系统建设取得积极进展,有效防范和化解了老年人意外风险。

  (四)养老服务队伍建设得到加强

  我国持续加强专业化与志愿者相结合的养老服务队伍建设,农村养老服务发展的人才队伍保障机制更加坚实。一是人才培养规模显著扩大。近年来,我国推动各类高等院校(职业院校)增设养老服务相关专业点,积极开展职业培训教育,逐年扩大招生规模和人才培养规模,为农村养老服务输送了一大批各层次门类齐全的专门人才。二是人才培养质量不断提升。近年来,我国坚持职业教育和学历教育并重的总体方针,不断夯实养老服务职业教育基础,推动学历教育培养模式从理论型向应用型转变,持续推进课程改革和教材建设,加强师资队伍和实训基地建设,建成一批改革创新示范专业点,有力带动了养老服务相关专业人才培养质量提升。三是从业人员素质明显提高。“双证书”制度得到全面实施,养老服务相关专业学生毕业时可同时获得学历证书和职业资格证书,面向从业人员技能提升的常态化岗位培训和远程培训机制更加健全,农村养老服务人员的学历层次、技能水平和职业素养等得到明显改善。

  (五)养老服务市场活力得到有效激发

  我国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养老服务市场不断放开,市场主体数量增长迅速,市场活力持续激发。一是进一步放宽行业准入。2019年1月起,我国正式取消养老服务机构设立许可。各地区、各部门先后出台一系列政策文件,支持社会力量参与提供养老服务,开放、竞争、公平、有序的养老服务市场初步形成。二是养老服务行业税费负担显著降低。2019年6月,我国明确对提供社区养老相关服务的收入免征增值税,并减按90%计入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对承受或提供房产、土地用于上述服务的,免征契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不动产登记费等6项收费。切实降低了养老服务机构的综合税费负担,提升了综合运营效益。三是政策扶持力度持续加大。一些地区明确提出,新增的政府投资建设或改建的养老服务设施原则上均采用委托社会力量运营的模式,一些地区持续加大政府采购社会养老服务的规模,一些地区通过多举措持续拓宽养老服务业投融资渠道,这些举措力度大、受惠面广,进一步激发了社会力量参与提供农村养老服务的动力。四是养老服务质量监管体系初具雏形。养老服务质量标准体系更加健全,先后制定多项国家强制性标准,涵盖养老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服务质量、服务安全等多个方面,跨部门协同监管机制更加健全,养老服务领域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取得重要进展,面向养老服务机构和人员的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已初具雏形。养老服务质量监管工作机制更加完善,养老服务政策落实情况已纳入政府年度绩效考核范围。2017年至2020年,我国连续四年开展“养老院服务质量建设专项行动”,先后整治各类养老院服务质量和安全隐患达40多万件。[4]

金中社村通专注智慧养老系统研发,提供专业的智能养老平台包括居家养老、民政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家庭医生、医养结合等智慧管理平台,智能养老设备合作对接。

  文章来源:采编网络

返回顶部